|
EN

热泵展:规模未必涨、成本必然升、供应依然紧,空调行业面临着三座大山

离开上一次涨价还不到一个月,空调行业最近又有企业发出了涨价通知,尽管5月份历来是国内市场的涨价季,但谁都知道,推动空调市场过去一年来出现连续涨价的主要动力还是在于材料成本的持续攀升。热泵展了解到,4月底,铜价已经涨到了每吨72480元,创下了近十年来的新高。

 

压力不仅仅于此,2021年前期出现的高增长行情并没有延续多长的时间,进入4月份,出货端走势便陡转直下,由于去年此时内销市场呈现出井喷现象,今年5月份出货量极有可能出现同比下滑。还有,供应端依然处于紧张态势,关键部件的供给不足困扰着整条产业链。

 

数据与现实的背离

 

如果仅仅是看各个监测机构的统计数据,你会发现今年一季度空调市场似乎显得异常红火,无论是出货量还是上墙量,同比几乎都是呈增长状态,而且增幅并不小。这一点,也充分体现在了很多上市公司的一季报中。

 

尽管同比去年的数据指出国内空调市场正在照着积极的方向演进,但所有人都感受到,行业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分裂阶段,就像是一家空调企业国内营销总经理向笔者所说的那样,无论你现在做什么、无论你投入了多大的资源和力度,市场的反馈总是达不到预期。

 

数据趋势与现实感受出现背离的根本原因是在于需求本身进入了一个存量化深度变革的阶段,信息传播环境在变、需求群体在变、用户画像在变、商业逻辑在变……但凡是与行业研产供销相关的每一个反面,无不发生着变革。

 

而企业自身调整还没有跟得上这种环境的变化,由此而出现不适应是在所难免;同时,整体出货规模已经出现了并不乐观的态势。4月份以来多数企业的出货量同比出现了下滑,回想到去年5月份的断货局面,今年同期内同比下滑将是大概率事件。市场所有的压力便集中在了今年6月份和7月份的旺季阶段,而这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不确定性。

 

成本与涨价的矛盾

 

428日,当天长江现货铜价涨了每吨1540元,巨大的涨幅也将铜价推到了每吨72480元,就在铜价稳稳地站在每吨7万元平台上的同时,铝、锡、锌等等一系列材料价格都创出了多年以来的新高。

 

其实,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材料价格的波动是常态,企业并不是不能接受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但是,像今年这样持续型、宽幅上升,的确是让制造工厂在成本应对上手忙脚乱。

 

更要命的是,不仅仅是大宗材料在涨价,关于产品制造的每个方面都在涨价,而且每个方面的涨幅都不小,节奏也都很快。在企业内部难以消化这种高成本压力的时候不得不向外部转移。

 

然后,涨价举措的实施及所形成的效果,也难以达到预期。前期在涨价行为的影响下,已经刺激了渠道商打款提货的积极性,当下渠道商的库存以高价位产品为主,由于终端难以实现提供足够的需求资源,渠道商后续缺乏提货的主动性。观望的情绪弥漫在整个行业之中。

 

各种原材料的致命涨价成为了当下空调行业的一座大山,尤其是之于中小企业而言,如果不把产品价格往上推,生存风险就陡增;如果实施涨价,渠道资源的流通便会受到压制。更何况,出于竞争博弈的考虑,头部企业在价格竞争力提升上没有丝毫的弱化。

 

供给与采购的迷离

 

在最近一波涨价政策发布之前,很多制造工厂都收到了上游供应链企业的产品价格上调通知,铜管、压缩机、两器、钣金等等都有。上游企业涨价,已经在整机厂的预判范围之内,只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多。

 

于是,又出现了一个选择性难题,是大量采购零部件还是再等等看看。上游涨价压制了一部分现金能力较弱的工厂的采购需求,很多企业则是小批次采购,保证生产线正常运转。所有整机企业都在盼望着上游价格的稳定,其实,上游供应链企业也有着这样的期愿。

 

无论是压缩机、两器,还是管路、钣金乃至控制器,这些产品的成本基本都和大宗原材料直接关联,上游供应端企业的涨价和整机企业一样,也是迫不得已的行为。

 

零部件企业在备库、备产上同样是谨小慎微,关键部件的供给不足让制造工厂雪上加霜,尤其是“缺芯”状况正在向家电行业全面扩散。事实上,热泵展的小编了解到包括供应端紧缺在内的所有压力和现象,都不是由终端需求低迷所诱发的结果,但却和终端需求不足交织在一起,给整个行业带来了重重压力。

 

来源:艾肯家电网

上一条新闻下一条新闻

同系列展会